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有好多复活币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你!江临!你给我出来!

第三百七十九章 你!江临!你给我出来!

    看着那只扑打着双鳍的黝黑企鹅,姜鱼泥很不喜欢。

    首先颜值低是一点,其次这只企鹅浑身上下散发出来气场让姜鱼泥感觉有些许的厌恶恶心。

    不过这个女孩倒是不错。

    先不说外形给自己一种清爽感。

    在同门弟子和长老同时倒下、她也已经是受了重伤的情况下,她都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虽然只是看到她的背影,但是姜鱼泥相信这个女子的眼中没有任何的绝望。

    而且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从未见过的女孩,在姜鱼泥的心中,总有种莫名的感觉。

    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感。

    “他们人太多了,我带不了他们离开。”

    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姜鱼泥缓缓道。

    “请两位尽力而为,若是实在没法子,雪梨也会保住两位免遭无妄之灾,不过雪梨希望两位能够到寒雪宗报信。”

    听着姜鱼泥的声音,女子轻咬嘴唇,并没有去有任何的勉强。

    一剑刺出,在她的身后,那一柄飞剑终于是脱离剑鞘。

    剑气蛮横,虹日灌天!

    “上古剑灵?”

    看着那位自称为雪梨的女孩的手中雕刻着晦涩纹理的青铜长剑,心中微微吃惊。

    “那把剑倒是不错,里面还有剑灵,可惜了,里面的剑灵好像沉睡了,这个女孩也没有选择唤醒。”

    姜鱼泥心湖与方若对话,摇了摇头。

    此时的萧雪梨手持双剑与那企鹅对战着。

    虽为女子,可是她的每一剑都夹杂着漫天气势,每一剑都将浓厚的冰川雪气切割成真空。

    满溢的剑气更是穿透那企鹅的身体一次又一次斩在那冰川之上,逐渐,那可怜的冰川宛如被巨猫抓挠过的泡沫板。

    可是那只企鹅确实很强。

    萧雪梨的每一剑斩在它的鱼鳍上,就像是砍在磨刀石上一般,好像它那鱼鳍是用斩龙石做成的。

    而且这一只企鹅每一次挥动鱼鳍都能够形成一个黑色的漩涡,这些漩涡已经是将萧雪梨包围,不停地吸取她的灵力。

    本就受伤的萧雪梨体力依然不支。

    “qb”

    只见这只企鹅在空中转了一圈,一道高大数百米的黑色龙卷风缓缓形成。

    一瞬间,天色暗淡,如同一道黑布遮住了天幕,风云涌动,无数的黑色丝线往那风暴聚集!

    狂风卷动,刮服着她们的青丝与裙摆。

    “qb~”

    腾飞而起的企鹅鱼鳍一挥,龙卷风宛若那张开大嘴的饕鬄,朝着萧雪梨吞去!

    而就当萧雪梨深呼吸一口气,闭上双眼,要以寿命来催动自己的至尊骨之时,一道带着好闻清香的剑风刮过她的鬓角。

    睁开双眸,只看着那名高挑曼妙、白皙的双脚穿着不知名好看鞋子的她手持长剑,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狂风吹拂着她的裙摆,衣裙紧贴着她那完美的身段,一袭长发披肩而下,随风舞动宛如黑色绸缎。

    只见她轻轻手握一把冰白长剑,上面留痕仿佛流淌着幽蓝冰河。

    女子长剑高高举起,一剑挥下。

    天地之间,天清气朗!

    日月教,在小花的带领下,江临再次来到了熟悉的陈府。

    其实说真的,对于陈府,自从上次在陈府住了俩个月之后,江临就熟悉无比了。

    甚至再次回到陈府,自己心里竟然还有种回到家的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双珠峰一样

    这是什么鬼

    “陈大叔还没有回来吗?”

    “嗯?江公子是说老爷吗?老爷的话”

    “江临!你小子还我女儿!我跟你拼了!”

    小花的话还未说完。

    突然之间,在走廊的另一侧,一道拳风冲着江临打了过来!

    看到陈火带着雷声的拳头,江临心头一惊!

    不会吧!

    陈大叔不会知道了自己在秘境一不小心手掌放在小嫁心口上的事情了吧。

    “陈叔!那是意外!我不是故意吃小嫁豆腐的!”

    “什么!你还敢和我女儿豆腐!淫贼!我跟你拼了!”

    陈火先是一愣,随后拳劲如风,可惜的是,江临已经站到了小花的身后!

    拳风轻轻刮过小花额头的刘海,几根头发动了动。

    “告非!江临!你是不是个男人!竟然躲在女子的身后!”

    “陈叔,你先冷静会儿,而且此言差矣,谁说女子不如男,我躲在小花姑娘的身后怎么了,这也不能改变我是男人的事实啊~”

    “你!江临!你给我出来!”

    “我拒绝。”

    “你好歹都是金丹境的人了!你能不能有点金丹剑修的样子。”

    江临摇了摇头:“就算我是上五境,小红姑娘都是我永远的倚靠!”

    “艹!”

    陈火与江临围着小花转来转去,可是怎么样就是打不到江临。

    被二人围着转的小花也是不由轻轻一叹。

    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心上人。

    这两个人都是小姐这辈子最爱的男人了。

    可是怎么就是这么不正经呢?

    果然是不进一家人就不进一家门吗?

    转了不知多少圈,陈火捂着腰子,看起来有些虚。

    江临依旧甚好。

    “算了陈叔,一人做事一人当。”

    看着陈叔有些虚的样子,江临终于是从小红身后站了出来,将又睡着的玖依轻轻放在走廊坐栏上。

    “来吧陈叔!来打我吧!但就是你打死我,我也要说!我对小嫁!永不后悔!”

    陈火先是一愣!这小子突然变卦肯定有蹊跷。

    但是自己不打的话,自己贴心小棉袄都被抢了,总感觉很吃亏。

    “哼!算你小子算个爷们!来!吃我一拳!”

    说罢,陈火三步走桩一拳递出!虽然打不伤,但是也得让他疼个一个月。

    可就在这一拳将要触及江临胸口的一瞬间!一道香风刮过

    在江临面前,裙摆轻扬,紧接着就是裙下那大长腿扬起,身穿绣花小鞋的脚弓勾直,一脚横踢而出。

    “啊”

    “轰!”

    未等陈火反应过来,陈火就已经被身穿宫服的女子踢入百米外的池塘了,溅起十米高的水花

    看着陈叔浮在水面上,江临不由摇了摇头,早就看到陈夫人来的江临拱手一礼,儒雅随风:

    “多谢陈夫人出手相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