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九百七十三章 始作俑者

第三千九百七十三章 始作俑者

    终归是因为那么一场大雪改变了当地的气候环境,以前在这种地方就算是和汉军大战一场,败了也能跑到林子里面,然后依靠着对于地形的熟悉,本地毒虫瘴气什么的躲过一劫。

    可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了,一场大雪将温度强行从二三十度给拽到零下五六度,什么毒虫都完蛋了,而当地的蛮人一场溃败之后,在这种情况下进林子,那基本就等于找死。

    从这一点说的话,陈登的眼光和能力确实是非常不错的,虽说站的层级很有点问题,但能力还是靠谱的。

    靠着这一场大雪,孙乾将益州南部延边地区的山民全部拿下,剩下那些没参与的山民,在面对如此一场溃败之后,也只能出山投降,因为今年这气候,再往里面跑,恐怕只有灭族一个选择了。

    从某种程度上讲,孙乾也确实是依靠天象打了一场惊人的大胜仗,但这种胜利比对自家被打塌的那半座正在修建的高架桥,孙乾宁可换个时间在和这些益州山民作战。

    “孙公,我部擒获越嶲郡摩娑夷部落的首领,给您带来了,您也别生气了。”前来帮忙的本地山民有的在这一战出力颇多,就像这个由孙乾一手迁徙出来,给建设了新村落的部族,在年轻村长的带领下,深入山区,给孙乾将对面的老大抓过来的。

    甚至为了能让孙乾第一时间见到这个人,这村长直接组织人手像是抬猪一样将这个摩娑夷部落的首领给抬了过来。

    “啊,我没怎么生气,只是有些不理解,不过你们居然抓住了摩娑夷部落的首领,那个叫狼什么的?”孙乾想了想说道。

    这个人孙乾见了好几次,摩娑夷部落在越嶲郡也算是出名的大部落,实际上在正史之中也曾出现过这个部落,实力相当不错。

    这也是孙乾知道的原因,正因为这是个大部落,而且在益州南部很有些声望,孙乾想着用妥协的方式将之解决。

    也就是像之前遇到的那些大部落一样,让他们自然的倒向汉室,这样哪怕多出资一些,也就当树立一个典型。

    结果这玩意儿就跟正史上张嶷面对的时候是一个情况,本着自家山高皇帝远,中原王朝拿他没什么办法,给好处全部吃掉,想让干活一律当做没收到,将孙乾气的也够呛。

    不过孙乾在中原修桥铺路多年,也见多了这种死硬古板的王八蛋,只当这些人心有顾虑,等自己做好之后,这些人自然就会回心转意,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孙乾寻思着自己不去坑人,别人也不会坑自己,一开始给脸色的也不是少数。

    反正到后面认识到孙乾并不是坑害他们,而是真正对他们好之后,这些人自然会追上承认自己的错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孙乾是实干派,自己做的什么,自己很清楚。

    更何况多年以来也已经习惯了各地山民前倨后恭,也不在乎这个,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

    看着两个人一个木杆,抬着一个像猪一样被捆着,有些富态的家伙,孙乾让人先将之放下来,说实话,孙乾对杀不杀这家伙无所谓,他只想知道,为什么。

    摩娑夷部落的部落主狼宪被解下来的时候直接跪在了孙乾的前面,再无之前的傲慢,他完全没想过自家联合益州南部发动的七万多青壮怎么就这么没了,而且他就怎么突然被抓了。

    按照以前不都应该是大打一场,然后汉室打赢之后,地方官为了省事考虑询问他们有什么需求,然后双方开放互市什么的,怎么这次就突然败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狼宪,告诉我,为什么带人攻击高架桥,给我一个理由。”孙乾坐在原地,并没有什么愤怒之色,但是双眼展露出来的威严却让狼宪瑟瑟发抖,他完全没想过,这么一个之前神态温和的中年人,有着这般的恐怖的威仪。

    “高架桥破坏了风水,坏了风水,所以才导致天降大雪。”狼宪趴在地上五体投地,声音带着颤抖解释道。

    “是吗?”孙乾直接站立了起来,一脚踢飞了面前的几案,纯木质的几案直接飞了出去,落在一旁,发出了巨大的声音,门外的护卫直接冲了进来,孙乾看着护卫,深吸一口气,压下怒意。

    孙乾毕竟学的是纯正的儒学,君子六艺一个不少,再加上每年跑动跑西,在建筑工地上就不见停,又不是陈曦那种废人,早早的达到了练气成罡,只是很少去使用罢了,这一次可以说是将孙乾气的够呛。

https://sto520.com

    “狼宪,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说实话,让你死个痛快,如果你不说实话,我让你变成风水。”孙乾压下心中的怒意,对着狼宪声音冰冷的开口说道,狼宪闻言跪伏在原地瑟瑟发抖。

    “别以为我在开玩笑,虽说从我的研究而言,打人桩,对于桥梁的结构没有什么实质的提升,但是你既然信风水,那你给我说真话,我就将你,你还有你的子嗣,你全家全部打到桥梁地基之中作为人桩!”孙乾这次是真的老实人发火了,这种狠话都撂出来了。

    狼宪闻言跪地瑟瑟发抖,他能听到孙乾语气之中森寒之意,很明显孙乾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玩真的,他不给出真正的解释,孙乾真的会将他全家打入桥梁地基之中作为人桩。

    你不是说破了风水吗?我信了你这套了,既然你说我破了山川河流的风水,没问题,老子破了你的风水,就给你修好。

    古有西门豹治邺,命巫祝通传河伯,那我孙乾就有破风水,补风水之法,你说风水被破,那我就给你修好!

    这年头修桥铺路的时候是有这种邪门的传言,孙乾是不信这个的,而且他修了这么多年,黄河大桥和长江大桥都修了几座了,也没见长江的江神和黄河的河伯来找自己。

    再加上用精神天赋再三确定之后,埋人桩进入地基不仅不能加固地基,加强桥梁的强度,还会造成一定的荷载隐患。

    以至于孙乾早就废除了这种陋习,哪怕他在修桥修路的时候,有些地方表示他们会自备人桩,也会被孙乾给否掉。

    时间久了,埋人桩这种陋习也算是被孙乾给干碎了,但是这次孙乾是真的气炸了,狼宪要是不给一个解释,孙乾这次真的会这群领头的混蛋打入地基里面作为人桩,说到做到!

    身为一个建筑业的龙头,孙乾觉得自己偶尔也要遵守古法,既然你们讲古法,没问题,你们就成为古法的祭品吧!

    “三个呼吸之间,给出回复,否则!”孙乾双眼带着近乎不可磨灭的冷意对着趴在原地的狼宪说道。

    “是我们一群人找了一个理由,因为您不断地前来问询,很多部落的百姓都已经心动了,我们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局势,所以被迫才用这个方法煽动百姓的,可我这得没有让他们攻击高架桥。”狼宪感受到孙乾那如同实质的目光刮过自己的脊背之后,颤抖的解释道。

    “是白狼盘王,是他下达的命令,我根本不敢攻击高架桥啊,我实际上心慕汉室文化,一直在说服那些人,孙卿,饶了我吧,饶了我吧!”狼宪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生死就在面前这人的手上,他点头,那就一切都还有希望,他不点头,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孙乾听着狼宪的话,双眼冷漠,狼宪说的这些他都知道,没错对方心慕中原文化,贴近于中原文明,否则风水二字怎么可能从益州南部的山区之中传递出来呢,好理由,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理由。

    对于益州山区的山民而言,风水这种东西根本是半懂不懂,可正因为半懂不懂,才不会拿这个当理由,而能真正将之作为理由的人物,除了面前这个人,恐怕已经没有第二个了。

    “我要听实话。”孙乾缓缓地走到了狼宪的旁边,开口说道。

    狼宪疯狂的叩首,不敢说出来孙乾想要知道的。

    “拉出去斩了,挫骨扬灰,筑造到地基之中,让他和他的风水永存在益州南部。”孙乾看着疯狂的叩首的狼宪,冷冷的对着侍卫下令道,这是这么多年孙乾最为愤怒的一次。

    等狼宪被孙乾命人拖出去之后,哪怕已经离得很远了,孙乾依旧能听到那声嘶力竭的吼叫,直到某一刻戛然而止。

    “你不会真的要让人把狼宪挫骨扬灰,然后筑到地基里面吧?”陈登在看到那些人真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赶紧跑过来对孙乾询问道,他以为孙乾只是气头上而已。

    “我没将他全家挫骨扬灰筑造到地基里面已经算是我能忍了。”孙乾冷冷的说道。

    “子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你好不容易废除了人桩,现在又将他打入地基,这不是给自己添堵?”陈登看着孙乾很是无奈的说道,孙乾闻言愣了愣神,心态复杂。

    ///txt/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