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东晋小军将 > 第915章 小心思
    关中的百姓出现了有组织的反抗,这是刘义之兄弟没有料到的事情。不过随着战事的进行,强端等人改变了作战的策略。他们集中兵力,开始对那些召集大量人口进行反抗的豪族进行打击。这些民间力量在凭寨防守时或许可以给司州军造成麻烦,但是他们相互之间没有统一的指挥,难以达成统一行动,所以对司州军的重点打击这些民间力量开始难以应对了。

    刘牢之带本部加入到“民壮”大军之后,开始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北地和冯翊郡。虽然秦国的宗室重臣在组织民间力量反抗,但却并不能阻挡司州大军的前进步伐。整个关中东北部被司州军搅得一片糜烂,大批百姓拖家带口,被押送到华阴城。

    另一方面,秦国上下眼见得刘义之的大军到达新丰之后便裹足不前,都开始放下心来。苻坚在长安城里遴选青年子弟,开始组织了两万援军向新丰城进发。长安以西的秦国驻军,也开始往长安进发,整个关中都笼罩在战争的阴云之中。

    新丰城里,在经过数次试探之后,苟池对新丰城展开了攻击。苟池先期的谨慎给了刘义之足够的准备时间,从华阴经郑县送来的守城器械源源不断地送上了新丰县的城头。床弩、弩箭、滚木、擂石、手抛雷……各种各样的守城武器肆意收割着秦军士卒的性命。而司州军的骑兵,也不时地出城反击,让秦军无法专心攻城。新丰城虽然只是一座小城,秦军却无法轻易地夺下来。

    连续几天的交锋,秦军固然付出很大的伤亡,城内的司州军却也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这日秦军退却之后,刘义之和胡彬商议起了守城的事。

    “扶风和始平的援军快要到长安了。”刘义之放下手里的情报,对身边的胡彬道,“我们不能继续守在这处小城,否则我们会陷入到秦军的包围之中。”

    胡彬点了点头。这几次出城野战,他明显地感觉到这些秦军的战力非凡,不是王鉴的疲弱之兵可比。这里已经算是秦国的统治核心,在苻坚没有丧失民心之前,这里的百姓对司州军没有丝毫的亲近之意。

    “不错。我们此次进关中,无非是为了报复一下秦国对司州的攻击。现在我们没有攻灭秦国的实力,不如见好就收!”胡彬道。

    刘义之点了点头:“阿全出战也有些日子了。从他们传来的战报来看,我们这一次收获颇丰。获取过多的人口,我们也无法妥善安置,莫如先罢手,守住这次的成果。”

    自从和秦国交战以来,司州军不但付出了大量的伤亡。刘牢之兄弟二人这一年里不断地征战,先前几年积攒的那些武备也被消耗的差不多了。现在刘义之急需要稳定下来,舔舐伤口,好好地休养生息一番。

    “都督说得是。我们现在应该集中兵力,应对从长安过来的秦军!”胡彬道,“还是尽快把道坚他们召集过来吧!”

    战前司州推演过。如果无法对长安来的秦军造成重创,司州军便集结兵力,伺机引诱秦军来攻。如果这次不能重创秦军的精锐,苻坚报起仇来,难免又是一场拉锯战。

    刘义之点头称是。

    现在司州算是兵分两路,但是秦国却只是派出了一路兵马阻击,任由北地和冯翊两郡糜烂。若司州军不知厉害,早晚是要吃大亏的。

    接到往新丰县集结的命令的时候,刘牢之正带队和姚苌对峙。

    这些日子刘牢之带兵四处出击,却唯独对姚苌的部下网开一面。他们既没有攻击羌人的部队,也没有掠夺羌人百姓,惹得高素、何靖等人很是不解。刘牢之没有解释,只是写了一封亲笔信派人送给了姚苌。信中刘牢之追述了对羌人前首领姚襄的尊崇,称他是羌人杰出的领袖。司州军此次入关,是为了报复秦军对司州的攻击。羌人没有介入秦国和司州的战事,刘牢之不希望和羌人起冲突云云。

    姚苌接到了这封信后,却有些惊疑不定。自从刘义之占据潼关之后,秦国就调查过刘义之的家世背景。这刘义之之父刘寅曾经随殷浩伐姚襄,兵败被杀。如今这刘牢之不想着为伯父报仇,怎么还想着与羌人“井水不犯河水”?莫非其中有诈?

    姚襄的旧将王钦卢道:“杀父之仇,刘义之岂能轻易放过?不过司州兵战力再强,入关中的人数也不过两三万,他们没有灭亡秦国的实力。若是刘牢之强行与羌人决战,难免有所损伤。这……对刘义之日后守护司州极为不利。所以,这并非是刘牢之不想与将军为敌,实在是他们现在不敢与我们为敌!”

    “这么说来,我们不能答应刘牢之的要求?”说话的是一个威猛的汉子,叫做姚方平,乃是姚苌的得力助手。

    王钦卢道:“不然。这次刘义之领兵西进,消灭了数万秦军,又掳夺了数万氐人和匈奴百姓。可以说,秦国遭受了重创。有这么一个邻居在侧,秦主将不得不更加倚重将军。我羌人在北方的势力不小,将军又是英雄虎胆。只要因缘际会,将军必能带领羌人成就一番事业。”

    姚方平皱眉道:“若是我们此时不动,日后秦主追究起来怎么办?”

    姚苌听了,不仅犹豫起来。他的哥哥姚襄就是命丧苻坚之手,姚苌岂能毫不记恨?现在秦国因为和司州作战,元气大伤。关中空虚,王猛和邓羌又远在河内。只要自己按兵不动,靠秦国的力量很难把刘义之驱赶出去。退一步讲,即便苻坚把刘义之赶跑了,这秦国也难以再震慑周围的西凉、仇池、匈奴等势力。羌人力量不小,若是自己能善加利用,未尝不可恢复往日的荣光。想到这里,他摆了摆手:

    “陛下让某回来召集力量,是为了抵御刘义之对百姓的掳夺。只要我们守住了羌人的百姓,就是大功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