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红楼之快活人生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微妙的距离】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微妙的距离】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王凯没有想到自家媳妇花想容,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跟那些贵族豪门的夫人聚会也是屈指可数。

    可是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深闺妇人,居然能看清荣国府背后隐藏的危机,可是荣国府的那些当家人呢,全都是选择视而不见任其发展。

    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他们自己选择性的眼瞎。把背后隐藏的那些危机呀,自己身上的那些脏事儿啊,选择性的看不见就当这些东西不存在你说,这不就是自欺欺人吗?

    天要与之灭亡,必先与之疯狂,现在荣国府上上下下都像得了狂犬病似的,疯的是一塌糊涂啊。

    这些疯子那可真是太可怕,王凯这个正常人为了自己能够活命,还是远离这些疯子为妙。所以他前些日子在京城四处散播自己因为这场灾害损失惨重的假消息,弄得自己是穷困潦倒,带着老婆孩子到温泉庄园避难。

    “说的好啊,媳妇你说的实在是太好了,就连你都能看得清,可是荣国府这些老贾家的爷们一个个全都选择性的眼瞎,他们完了没个救了。”

    “所以我才带着咱们家人来到温泉庄园避难,可是现在我这心里呀,始终不踏实,损失点银子我不怕,我就怕被荣国府贾家那些人给粘上脱不开身。”

    “所以最近几天啊,我特别的犯愁,是不是应该带着全家人继续跑路,可是你知道外面是蜀九寒天漫天大雪。”

    “带着你们这些女人和孩子们南下跑路,万一要是有个病有个灾儿的,我后悔都来不及。可是不跑我就害怕被荣国府贾家的那些人粘上,脱不开身你说矛盾不矛盾,你说我能不愁吗?”

    哦,花想容现在才明白,王凯最近几天总是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的,圆头原来是在这儿啊。

    王铠的担心可不是平白无故的,荣国府贾家的那些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他们为了捞好处什么都可以干得出来,欺负王凯这个从荣国府家奴走出来的干亲,一点压力都不会有。

    他们甚至可以义正言辞的指着王凯的鼻子索要好处,索要银两就像是王凯该他们似的,欠他们似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花想容都弄不明白对方的自信到底是从哪来的。

    之所以明白王凯在为难什么,花想容在一分析眼下的形式,他也感觉到一阵阵无力。家里面的情况,他这个当家主母比谁都清楚。家里面除了女人就是孩子都是弱势群体,好在啊没有老人要有老人呀,那更麻烦。

    即使这样也把王凯这个当家的老爷们给拖累成这样,花想容心里面不痛快,看到王凯为难他更心疼。

    可是你在心疼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你希望王凯这个当家的爷们抛下老婆孩子自己跑路啊,有这么干的吗?家里要是出点什么事还得等王凯拿主意呢。

    所以他能做的只是劝诫王凯让他放宽心,但是危机就隐藏在你的身边,肉眼可见伸手可以接触到,难道你王家也像贾家人那样选择战略性的眼瞎,当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没发生。

    见过傻的没有见过这么傻的,可是突然之间花想容想起来了,张倩的老爹老张头,还有王凯买的那座小小的庄园和福建的小石城。一想到这儿啊花想容想到解决办法,兴奋异常的拉着王凯叽叽喳喳的说。

    “老爷温泉庄园的确是不保险,老贾家的那些人呢,贪婪无度脸皮厚如城墙,你即使躲到天边去,他们也想找到你,从你身上搜刮好处。”

https://sto520.com

    “正像你说的那样,咱们家损失点银子损失点东西,咱们不在意,可是就怕这贾家人粘上咱们就没办法脱身了。”

    “我想出来了一个办法,你还记不记得张倩的父亲经营的那座小庄园,还有咱们游玩的那座小石城。”

    “那个地方可偏僻啊,一般情况下是没人去,咱们实在不行就躲到那里去吧。躲他个一年半载,等荣国府这座省亲别院,建好了咱们再回来也不迟啊。”

    王凯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自己带着全家人真的离开了温泉庄园,自己的确是能甩开贾家人,可是从此之后自己和贾家人就形同陌路,甚至是仇敌。

    你王凯躲到城外有一个地方离的不远,他们知道找不到是一回事,如果你王凯在荣国府贾家遇到难事了,你带着老婆孩子躲到了外地。那这就和荣国府贾家人彻底决裂了,双方不是朋友那就是仇敌。

    王凯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有点钱的小老百姓,跟荣国府贾家人多多少少扯上一些关系,他发家致富身后也有贾家荣国府的身影,没有荣国府这块金字招牌,谁会在乎你王凯呀,你能有今天这样的身家吗?

    荣国府是个大坑,是一个吞噬人不吐骨头的漩涡,但他成就了你王凯和你的王氏家族,这一点你不能否认。

    现在荣国府不是还没倒下呢?你就和荣国府彻底决裂,双方变成仇敌,那王凯是不是也太傻了,同时要是让我那些外人知道王凯那可就臭了。

    之所以有这么多顾忌,所以王凯才没办法带着全家人跑路。像花想容说的那样,带着全家人到老张头守的那个庄园居住或者是到小石头城,这距离也不见。

    带着全家人都跑到那个地方了,还不如多走几步路直接到南方来的痛快,最起码坐船总比坐车舒服的多吧。

    “不行,不行,媳妇儿啊,你考虑的还太少,你听我把话说完你就明白,我为什么待在温泉庄园不动了。”

    王凯把这些是是非非全都说完之后,花想容才明白王凯面临的问题啊,真的是很难选择,怎么选都是错的。

    难怪王凯这么个顶天立地的当家爷们,被荣国府吓得带着全家人跑到了城外温泉庄园居住,可还不敢跑远了。

    敢和一窝老虎摔跤的王凯,面对荣国府贾家的时候,居然变成了一只遇到危险,只顾着把脑袋埋起来,顾头不顾腚的傻鸵鸟了。

    这身份和性格转变的实在是太大,难怪王凯接受不了,难怪他这么愁呢。跑又跑不了,躲又躲不开,以免迈不过自己良心的这道坎,以免还得受到名声的拖累。

    所有的路几乎都把王凯给堵死了,他怎么走都是错,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温泉庄园等待着。被动防御的被贾家人找到呢。

    他就损失点银子,找不到呢他就算是捡着了,你说这样一来多让人难受吧,唧既然怎么选都是错,那咱们就别选了听天由命吧。

    有的时候阿这女人的真发起狠来做出来的决定,的确是比男人要狠得多。也比男人痛快得多花想容看到王凯没办法决断,那他就替自家男人做决定,快刀斩乱麻。

    “既然怎么选择都是错,那咱们就不选了,就在温泉庄园等着贾家人,他找来呢咱们就应付应付,找不来就算老天爷在帮他了,行了别想那么多了,快吃午饭了去喝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