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周宋 > 战淮南 299:野蛮与文明

战淮南 299:野蛮与文明

    “夫君,很认真的和你谈件事情。”

    苏子瑜收叠衣服已经很久,这种事,其实有丫环干,但今天却是早早的让丫环们歇下了,自个收拾了半天,待到所有衣物都归拢好了,这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甲寅正在她的小书桌上练字,他是没人催逼就啥事也不干的人,可一旦干某事认真起来又忘了时间的,正沉醉于紫毫在元书纸上的“沙沙”声,闻言一怔,用笔管划了划眉毛:“什么事,这么认真?”

    “春妞她……”

    甲寅便炸毛了,将笔一弃,不耐烦的道:“别听外面胡说八道,她是我妹子呢,比亲妹子还亲。”

    “可她过了年便廿三了呢。”

    “她这么俊,医术又这么好,怎么会嫁不出去,我跟你说,别乱想呵,夫君我正烦着呢。”

    “可……”

    “啊呀,真别乱想,我敢说春妞是被他爷爷带坏了,动不动就开膛破肚的,死人见多了,没想法了,等这次出去,打到汴梁城后,我让九郎来个张榜招婿,满天下的才俊任她挑,总有入她法眼的。”

    苏子瑜抚着扁平的肚子,委屈的道:“我不争气,双儿也不争气,要不,我帮你买俩?”

    甲寅更没好气了,起身,走过来,揉着苏子瑜的脑袋便一顿乱搓,把头发都揉乱了才大大咧咧的道:“这生娃也讲运的好不好,你看那全师雄,活了大半辈子了就生一个全真,这次回来歇着不到两个月,那芹娘竟然也能铁树开花,嘿,要生下一个小子来,看铁战怎么看待这比他儿子还小的小舅子……哎,你哭啥,哭还能哭出娃来,等我去洗了澡,回头努力一回就有了……”

    苏子瑜靠在夫君怀里,又开始埋怨起秦越来:“二伯也真是的,春妞她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能照顾孕妇,留在长安作什么,要是回了这益州,正好帮你们俩把大事办了,夫君,我……”

    甲寅挠着头,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自个媳妇是不是贤慧的有些过头了。

    可也不敢惹她生气,哄着她道:“回来干啥,过两天就除夕了,正月初六就誓师出征了,我们大家伙都要回汴梁的家了呢,哎,我想起来了,牛伯帮我们守了这么多年的家,这过年利事你给了没有,可不能亏着他老人家。”

    这一回苏子瑜没好气了,粉拳死劲的擂去,可她夫君一身的健子肉,打哪都不痛,打着打着便转移了战场,哼,再强的男人也是泥和的,而女人才是水做的,所以,这一口心气劲儿,直到甲寅满头大汗软瘫如泥了,苏子瑜才满意的在其左胸轻轻的咬了一口,方甜甜的睡去。

    隔壁的秦府,命名为科提微的内书房中,依旧灯火通明,秦越还在批阅奏疏,这一回再出征,就基本上是把整个朝廷都随军迁移了,很多事情必须有个收尾。

    “陛下,安国言来了。”

    “哦?这半夜三更的,他怎么来的?”

    “城头悬下了吊篮。”

    秦越放下笔,揉揉手腕笑道:“听风便是雨,拿着鸡毛当令箭,说的就是他了,算了,让灶下备两下酒小菜,送到外书房,我一会过去。”

    “是。”

    安国言的身上有了彪悍之气,眼神锐利如狼,耳朵上却悬着两个大耳环,身上穿的,头上包的,却依然是他苗家装束。

    这是个有封疆大吏都不当的家伙,终日以钻山为能,这几年已为大秦开拓了二十几座矿坑,金银铜铁锡各式矿产皆有,是大秦国力增强的重要基石之一。

    秦越一进外书房,便对这位单脚踩凳子的家伙气不打从一处来,“怎么了这是,一副山大王的样子。”

    “臣,安国言,见过陛下。”

    “得了,少来虚礼,我叫你速来见我,也没叫你半夜三更的爬城墙呀。”

    安国言顿时就变回来原来嘻皮笑脸的样子,一屁股坐下,笑道:“啊呀,君令如山嘛,我是策着白马如飞而来,这一路上马鞭子都用坏了三根……”

    “停。”

    秦越虚踹了一脚,这才认真的拍拍安国言的肩道:“瘦了,骨架都粗大起来了。”

    “还好了,主要是云南那边的女郎,就喜欢我这样子,啊,男人不可以没钱,也不可以不俊……”

    和安国言聊天,可以一整天听不到一句正经话,做其它事也一样吊儿郎当,唯开矿一事极认真,秦越既然做好了东出的万全准备,这贵重金属的开发,也要作战略转移,虽然云南、川西多矿产,但运输极不易,必须就近另寻矿脉。

    不一会,酒菜上来,两人边吃边聊,竟然聊到鸡叫三遍了方才歇下。安国言也很清楚,这样的聊天机会以后不会再有了,等进了汴京城,就真的是君是君,臣是臣了,所以,临别时很夸张的抱了抱秦越,这才哼着山歌跟着内侍去了客房。

    秦越也有些感慨,看看天色,索性也不睡了,让内侍去隔壁把甲寅喊起,策马去了皇宫。

    这座前蜀皇宫,秦越其实没用过几次,倒是每旬开放游览为国库创造了不少收益。之所以不搬进来,一来秦越自己有些小情节,二来师父的风水说也占了重要的因素,但是,真要离开了,又有些舍不得了。

    因为,要拆。

    这是紫光阁议事除秦越外,其它所有人一致赞同的结果。

    甲寅对天麻麻亮便喊他出来很不爽,大马猴似的在台阶上蹲着,“你说的体育馆、展览馆是啥样子的,听说还有大天井?”

    “是,体育馆会有很大的天井,运动就在大天井似的运动场上进行,观众则在四周观看,座椅一层比一层高,所有人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甲寅摆个架势,嘿哈一声,又道:“花老大的钱搞什么体育馆,要练拳,哪不可以?”

    “体育是体育,拳刀是拳刀,两者不一样,有位伟人曾说过‘对人民要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你看,那边是书院,这里是体育,两者相得益彰,等益州搞好了,就普及全国,有些东西,既然有机会领先,就不能步人家后腿。”

    “人家?谁?”

    秦越没有回答,轻轻抚着廊柱,思绪再一次飘回千年后的时代,他所处的时代,是和平而幸福的,但是父辈之艰,祖辈之苦,以及无数先烈的壮行,却依旧深刻于他的脑海中。

    他回顾着历史与未来,这才发现,原来,一切才开始,不过,命运之轮既然将他穿到了这个时代,那么华夏子孙的骄傲,就不应再用血与耻来浇铸。

    什么挨打的时代、挨饿的时代,挨骂的时代,统统抛到太平洋去……

    “虎子,我们任重而道远呐。”

    “呵,那句话怎么说的,老霸气了。”甲寅解下腰间战刀,振臂高举:“你的长剑所向,便是我进攻的方向,反正我别的也不会干,只会打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