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冠冕唐皇 > 0654 琛氏阿黎,骄横难制

0654 琛氏阿黎,骄横难制

    吐蕃还未统一高原之前,高原上一众邦部彼此之间攻伐抢掠、几乎无日不战,哪怕是坐拥万帐部众的大豪酋,亦不知性命修短,不敢夸言可颐养天年。

    如今吐蕃虽然壮大起来,但一些旧时的习俗仍然保留下来,反映在权贵阶层的日常起居方面那就是崇尚豪奢、及时行乐,而不以积储当先。毕竟有命去抢却没命花销,那也是一件很让人痛苦的事情。

    所以吐蕃贵族的主要起居环境,器物布设繁多,帷帐重重,搞得居室空间逼仄又气闷。在往年,这样的环境布置,可以让主人随时检点自己的财物,并且向宾客们夸耀自己的豪富。

    到如今,这样的布置又有了一层新的含义,那就是局势波诡云谲,内斗成风,确保起居环境的隐秘性,以便于暗室之谋。

    宇那拉康的这座别殿,环境布置同样如此,殿室内各种毡帐垂帷层层叠叠,哪怕是明日白昼,房间内光线同样极差,需要点灯照明。牦牛油熬制的燃料经过特殊的处理,添加了许多香料后,所散发出来的油烟味道香沉味重。

    当孙波小王讲起要将大论钦陵召回解决掉的时候,又刻意放低了语调,这就显得氛围更加诡异阴狠,给人一种不寒而栗、惴惴不安的感觉。

    听到末农氏的提议,王母没庐氏眸光也是闪烁不定,片刻后却蓦地一叹息,摆手道:“眼下并不是解决加布小儿的良机,反而需要防备他回国逞凶!”

    讲到这一点,王母神情也是颇有无奈:“国中在西域为战,损失惨重,各邦短时内不能再召集更多人物使用。加布河谷的贱民若胜在青海,会得意不已、志气熏熏,人情小事上会失于察觉,这样反而更有利于团结邦部,解决掉他。

    可现在他作战失败,心内会更加的警惕,对任何小情小事都不会忽略。若在这时候召他归国,他一定会反应激烈,召集部伍,回来厉色责问西域的败绩与罪人!”

    “好不容易等到大论战败,却又不能解决这个大患,真是让人志气屈闷!”

    听到王母这番分析,孙波小王不免一脸遗憾的说道。

    如今的吐蕃国中,因为噶尔一家独大、常年把持国务大权,局面已经变得畸形有加,暗里想要除掉噶尔家族的不只一家。

    而在这当中,孙波小王出身的末农氏要更加的急切,除了权势和利益上的诉求之外,还有自尊的缘故。

    噶尔家本来是末农氏的家臣,但在投靠吐蕃后帮助吐蕃兼并了孙波,如今的主仆位置便发生颠倒,末农氏反而要屈身听从噶尔家的号令,除了自尊受挫之外,也让其他的家臣们对主上渐有不恭。

    所以孙波小王心里对大论钦陵,是有加倍的嫉恨,这也是她能成为王母心腹的原因之一。起码在对付噶尔家这一问题上,与王室的利益诉求是高度一致。

    王母听到这话,也是叹息一声:“眼下虽不好直接除掉加布小儿,但败了就是败了,这对他威望是一大损害。眼下不宜召他归国,反而需要防备他私自返回。之后我会请赞普再集众家议盟,一是处理西域败绩,安抚那些受损的邦部,这样来播施恩泽,让各家更加的敬仰赞普。二是剪除掉加布小儿的手足,议盟中杀掉他的血亲兄弟!”

    讲到这里,王母眸中杀机隐现:“西域的败绩需要人负责,责问几家只会让人心离散,只杀噶尔一家则会让众家归心。加布小儿新败青海,势力本就动摇不定,这样的情况下,他是不敢违抗众意,为他兄弟报仇。赞普手抓法刀,威望必然也会更高!”

    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后,王母脸色稍有欢快流露,这一计划如果能够顺利实施,对噶尔家自是一大重创。钦陵就算再怎么强势凶悍,当他所有羽翼手足都被剪除,本身也将独力难支。到了那时候,就是彻底解决掉噶尔家这一心腹大患的良机。

    “青海方面的战事详情,还是需要深入打听。特别唐国那位逍遥王,有关他的一切,都要搜集汇报上来。如果他真的已经成为唐国西面权臣,未来就是抗衡加布小儿的重要外援。加布小儿虽然该死,但青海是我国壮士力攻夺来的王土,不可随他生死而去留,拱手让给唐国。”

    王母对大唐的那位宗王兴趣极大,继续吩咐道:“唐国国业壮大,远胜我国。那逍遥王出身高贵,若果然挟持祖母,没有不进望更高的道理。可他现在却出现西边,与悍敌为战,这当中肯定有更多的隐情。

    如果他是因为势力不及才退出唐国的王都,必然也需要更多援助。彼此都有诉求,值得与他密切的往来。若他能助我国除掉加布小儿,我国可以助他夺取唐国的大位!”

    “这一点我会关注,但是那种上国大人物,必然志气高傲,想要结好并不容易啊!”

    孙波小王先是点头,又不无忧虑的说道:“他连大论这样凶名威赫的人物都不惧怕,敢于用兵强战,可以推想是怎样的狂妄。若是主动入前结好,不知该做什么样的捐献才能打动他。”

    王母闻言后,也是不无苦恼,默然沉吟片刻后只是说道:“先作打听,等到情势了然后,再作图计。爱恋权势的人,本身就怀有大欲,只要确定他权势不弱、值得结好,总会有办法的。”

    国事大计讲完后,王母换了另一副面孔神采,闲话家常的笑语道:“你家的阿黎,听说又攻打了几处贵家的庄园?”

    听到这话,孙波小王神情不无赧色,叹息道:“哪家帐幕里,没有几件闹心事情。那女子少来就好强,继承了她父亲的器杖人众后,就更加的骄悍。不过攻打几家庄园,也只是闲情闹戏,几家儿子太浪荡,总在吉曲上歌唱扰人,无赖示爱,该要教训一下。”

    “雪莲花一样娇美的女子,总会引人关注。更何况这一朵雪莲,生长在金沙的山丘上,财富堆满山谷。就连加布河谷的贱民,都派他儿子归国访问亲近,妄求能圈取金山!”

    王母又笑吟吟说道:“贵家的儿郎们,见识本就高人一等,如果看不出你家女子的珍贵,不去争求,那真是愚蠢的像找不到圈栏的牛羊。我兄弟日前来访,还抱怨你家阿黎攻进庄园,让人摔断了他儿子恐若的左腿。”

    “家奴想要凌辱主上,末农家哪怕再堕落,怎么能让他如愿!”

    孙波小王闻言后先是不忿言道,然后又皱眉怒声道:“这女子竟这么狠恶?不喜骚扰,将人逐走就罢了,竟还敢伤人筋骨,实在太过分!此事我并不知,一定去狠狠责问她!恐若伤情怎么样了?若他伤重无力自养,我会把赤帕塘的庄园和五百庄奴赠送给他。”

    “儿女寻常纠纷,哪值得你亲自过问啊。那小子自己不能引人喜爱,也不怪别个,本身就没有壮大邦族的才能,折断一腿得一座牧庄养身,也算幸运了。”

    听到王母这么说,孙波小王脸上闪过一丝痛惜之色,但还是点头道:“我即刻去做,隔日就请尚秋桑入我帐誓约。”

    吐蕃有盟誓习俗,这也是邦部时代流传下来的,一旦立誓成约,对双方都有着极大的约束力。

    孙波小王失去一座物产肥美的庄园,心情自然算不上好,接下来的交谈也只是草草应事,不久后便告退离开。

    在孙波小王离开后,殿中重帷后又闪出一人来,是一个样貌普通的中年人。刚才孙波小王奏事的时候,他便一直隐在殿内,在垂帷遮挡下,孙波小王竟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

    “绛姆所奏的事情,你都听见,有没有什么疏漏隐瞒?”

    王母没庐氏看着对方询问道,她能暗持吐蕃国柄、与大论钦陵对抗多年,诸事自然不会偏听一人。

    听到王母问话,中年人便入拜陈奏道:“大体无疑,只是大藏再乱,她并没有奏告,应是恐怕王母降罪镇守大藏的孙波茹拉。”

    “大藏又乱?难怪今年贡料这么稀少!”

    王母闻言后顿时流露出不悦之色:“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闹乱?若还是因为末农家的刮取,以后大藏就不再交给孙波茹管领!”

    “详情仍需再探。”

    听到中年人的回答,王母又是眉头紧皱。这些邦部各自一盘算计,有什么机密事情都是遮遮掩掩,对王室敬畏有限。这一切的源头都在噶尔家所作的表率,也因为噶尔家的存在,王室不敢过分逼迫那些邦部。

    “大藏只是小患,暂且不理。你先走访几家,为赞普议盟造势,这次一定要除掉噶尔家几人!”

    王母又吩咐道,久在密室坐谋,她也有些疲惫,想了想之后又说道:“安排一批死士,去鹿苑杀掉钦陵长子。琛氏阿黎,坐拥她亡父吉曲封邑,居然敢瞧不起我没庐家儿郎,我暂不能制她,但让加布小儿目她为仇,看她还敢嚣张!哼,区区一座牧庄能偿我侄子一条腿?”

【2000book.com★首发章节更新★防盗章节修复★尽在2000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