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钻石王牌之三振出局 > 第602章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青道与药师赛前的前一个晚上。

    青道棒球队会议室中,灯火通明。

    如同往常一样此时这里正在最后的战前分析会。

    针对明天的比赛,做最后的安排。

    虽然他们青道明天的比赛对手药师出乎所有人意料,如同黑马一般在之前大比分赢了市三大,但片冈铁心在考虑到后面的半决赛与决赛,还是觉得要在最大程度上保存战力。

    王牌投手日暮杉目前左手投球只能投直球这件事还是不能这么早暴露。

    因此,虽然明天对战药师的比赛,仍是决定以两个一年级的投手为主要战力,二年级的川上宪史和三年级的丹波光一郎则看情况上场。

    不过考虑到药师那打线在市三大中所表现出来的非凡实力,为了保证不出意外,片冈铁心还是决定明天让日暮杉上场,借此保证他们青道的得分。

    毕竟是明天一早的比赛,所以会议也没有开得太晚,在确定该交待的事情都交待了,该安排的事情都安排了,片冈铁心便直接宣布大家解散,早点回去休息。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会议后,丹波光一郎会单独找上他。

    看着眼前这个叫住他,但是却沉默着的弟子,片冈铁心微微皱眉,他一时间是想不到是什么事情会让他这个向来性格腼腆的弟子主动来找他的。

    “丹波,有什么事情吗?”

    “监督,我,我——”

    “有什么就说什么吧。”

    “监督,明天的比赛,我想主投。”丹波光一郎抬头看了自家监督几眼,最终是鼓气勇气将自己这次来找监督他的目的一口气说了出来。

    听到自家弟子请求的片冈铁心,很是意外。

    选手主动找到他面前,请求要上场比赛,这件事一点都不出奇,即使是性格向来腼腆的丹波光一郎,在过去的时候,像今天这样在赛前找到他,申请要上场投球的,也发生过不少次。

    这时候之所以让他感到意外,是因为在他宣布上场名单跟正在宣布上场名单的时候,丹波光一郎他不提出,反而一反常态在这事后提出,这不像是对方平日里的行事风格。

    “丹波,如果你想主投的话,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才来找我说?而且你知道的,在现在这种时候,你和日暮两人的实力保存多少,对我们青道能否拿下今年通往甲子园那张门票至关重要。”

    “监督,我知道我的这个请求很不适当,但就明天与药师的比赛,我想要上场投球。”

    片冈铁心定定地看着急切说着这话的丹波光一郎,“我需要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我,我。”

    丹波光一郎似乎是下意识就要说出自己的原因,可是只见他张了张嘴,最后却又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最后表现得像是无法说出一个能说服自家监督的理由一般,露出了一脸挫败的样子。

    看到这个模样的丹波光一郎,片冈铁心的眉心皱得更加紧了。

    他了解他的这位弟子,能让他在这种时候对他提出这种请求的理由,绝对不可能是一时兴起。

    于是,他在想了想,便在这时候对其说道,“丹波,你不想说,我也不强求,我也可以改变主意,让你明天担任主投。”

    猛地听到这话,丹波光一郎看向自家监督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只是还没等他说些什么,片冈铁心便继续说道,“但是,你能保证,你的投球不出现任何意外吗?”

    说完这话的片冈铁心就这样定定地看着丹波光一郎,表情显得十分严肃。

    丹波光一郎知道,在这一刻,监督他是要得到自己的一个保证。

    只有自己这时候做出监督他想要的保证,监督他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

    虽然在这一刻,丹波光一郎很想直接就点头应答,但是他知道,这个话并不是能轻易说出口的。

    想到今天看到的那场比赛,他迟疑了。

    他这时候在心中问自己,自己能做到吗?

    连要他都不能阻止药师的打线,他丹波光一郎能做到吗?

    在国中时期一直只能落在背后追逐要的他,真的有这个能力去做到连要他都不能做到的事情吗?

    当初他选择来青道,除了是想要让自己改变自己,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因为他想要赢过要。

    只是,至今以来,因着种种原因,当初他与要约定的事情,始终没有机会完成。

    原本以为,这一次终于能对上,终于能完成当年的约定,可是,却冒出个程咬金来。

    这也是丹波光一郎在这一次与药师的比赛,想要主投的原因。

    没有人知道,丹波光一郎他这么迟才来找监督说这一件事,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这里面还有着日暮杉一定的功劳,若是没有日暮杉在的话,估计直到比赛的时候,丹波光一郎都没有勇气过来找自家监督提出这样一个请求。

situ.tw

    “丹波,你的答案。”看着已经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片冈铁心在这时候开口问到。

    “监督,我——”只是,这时候丹波光一郎还是没有答案。

    看到对方此时眼中的犹豫,片冈铁心便知道,他的这位弟子,他那不自信的老毛病又犯了。

    其实,在片冈铁心的心里面,明天他们与药师的比赛,让丹波他担任主投,也是没有可以的。

    毕竟如今他们青道,投手阵的板凳有了一定的厚度。

    虽然这次‘八进四’的比赛对手出了岔子,但接下来的半决赛对手,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仙泉。

    也算是他们青道老对手的仙泉,片冈铁心他对自家队伍还是有足够信心的。

    不过当片冈铁心这时候看到丹波光一郎眼中流露出来的那份不自信时,心中又是怒其不争的。

    每当他以为丹波他已经蜕变成长了,可是每到这时候的时候,对方又总会出现岔子,告诉他想多了。

    明明因着球队里其他投手的存在,成长的速度非常快,片冈铁心甚至相信,就以他这个弟子如今的技术,日后即使去了职业,也有一席之地,可就为什么对方那心底里的不自信,就始终去不掉呢?

    想到这里,片冈铁心就头痛。

    因为可以说,丹波光一郎是他接任青道监督以来,花了最多心力的一个投手,所以在感情上是不同于其他普通选手的。

    他始终希望,这个花了他最多心力的弟子,在未来的棒球之路上,能越走越远。

    只是,片冈铁心同样很清楚,虽说他的这个弟子对棒球的那颗心是真诚炽热的,未来也是打定主意想要往这条路上去走的,但是,他的性子不完全纠正过来的话,根本不可能在残酷的职业世界中生存下来。

    然而,如今他还能继续教导对方的时间也没几个月了,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高的弟子,但对方那眼底里流露出来的不自信让其看起来又是显得那般稚嫩。

    片冈铁心在这一刻抿了抿嘴,最后他还是决定,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再努力一把。

    “丹波,决定权在于你。”

    说完,片冈铁心就像是离开的样子,准备从丹波光一的身旁侧身而过。

    他这样的一个态度,其实也是在告诉他的这个弟子,若是在这个时候他不能说服他的话,那他们师徒间也没有什么好继续聊的了。

    其实,片冈铁心这时候也在心里面数数。

    如果丹波光一郎不能在他心里面数到十之前,把他叫住的话,那么他便不会再对其抱希望。

    虽然如今他们青道的王牌投手是二年级的日暮那家伙,但是丹波他若是在这种时候都还不能自信地同他这个做监督的做出想要听到的那份保证的话,那么他丹波光一郎在他们青道,永远就只能是作为分担王牌重担的中继投手存在。

    “一、二、三……七、八——”

    “监督,我愿意在这里立下军令状。”

    看着自家监督的背影,在这一刻,丹波光一郎心中有预感,若是自己在这时候还不说些什么的话,也许会从自家监督那里失去很重要的事情。

    只是,要说什么,一时间,丹波光一郎的心里面却是没底的,越是想要组织语言,脑袋就越是一片空白。

    然而就在他眼看自家监督的背影就要离开视线之外时,大脑一片空白的他,顿时便什么也顾不上了,直接叫住了监督。

    事实上,当丹波光一郎把话说出口后,连他自己都诧异了。

    只是,这时候看着因着他的话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他的监督,丹波光一郎是感觉监督他这时候看着自己的目光是鼓励的,是赞赏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他,顿时也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满脑子里想的就只有一件事,不能失去监督对自己的期待。

    “监督,明天与药师的比赛,请让我担任主投。”

    “好。”

    ……

    让青道所有正选感到意外的是,在去与药师比赛的路上,他们的监督在今天这场比赛上场的投手的安排上,居然临时做了更改,由两个一年级投手主要负责变为由三年级的丹波一人主要负责。

    片冈铁心做出的这个决定,最受打击的莫过于是泽村荣纯跟降谷晓他们两个。

    只是,虽然他们俩都有很大的意见,但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也只能委委屈屈地接受了这件事……